西媒称中国正发生支付系统革命:有手机就够了

  西媒称,老徐一家是科技与互联网改变中国支付系统最好的见证人。59岁的老徐甚至还不知道怎么使用信用卡,他的钱包里塞满了现金。由于人民币的最大面值是100元,所以在购买大件商品或者价格不菲的各种服务项目时似乎并不太方便,但是这对老徐来说丝毫不构成问题,他总是带着厚厚的钱包出门。他还开玩笑说:“如果有必要可能会花光所有钱。”只要到中国的各个银行网点去看一看,就会发现老徐并非特例:一拨又一拨的客户带着厚厚一沓钞票到银行存款,或者取走恐怕足有成斤重的“毛爷爷”。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月5日报道称,老徐25岁的女儿小徐却很少碰现金,随身只带必不可少的零用钱。这倒不是因为她经常使用信用卡,而是因为她觉得“带那么多钱没用”,她用得最多的两种支付方式一是支付宝,二是微信支付。这两种现在在中国最受欢迎的支付方式对各种交易的快速适应,以及各种服务行业相继加入这两个支付平台,使得很多情况下已经不再需要现金:无论是从国际连锁服装专卖店买衣服,还是支付出租车费,都可以通过支付宝或微信支付完成。

  小徐说:“这是一种非常棒的方式,没有银行手续费,或者只有非常低的手续费。通过微信支付还能给朋友们发红包。因此这是一种没有任何额外成本的赠礼好方式。”在如今已经变得非常物质的人际关系中,微信红包变成了一种特别受欢迎的方式,甚至还被赋予了各种意义。比如发一个价值520元的红包代表着“我爱你”;1314元代表着“一生一世”。所以可以想象的是,在2月14日情人节这一天,由于发红包的人过多甚至导致了网络瘫痪。

  可以使用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平台的商家要安装不同的系统:在付款环节,顾客手机的支付应用会生成一个二维码,商家通过扫描扣款。由于密码只在1分钟内有效,因此这是一种安全的付款方式。日本服装品牌优衣库在上海的一家专卖店的负责人称:“自从1年前我们安装了这个系统,使用网上支付的顾客已经增长了4倍,而且让人意外的是,使用这种支付方式的不仅仅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还有很多上了年纪的人。”

  在离优衣库专卖店不远的地方,位于地铁入口处的一台自动售卖机也支持用手机支付来购买各种鲜榨的果汁。支付过程同样简单:选定产品后,机器屏幕上会出现一个二维码,顾客打开支付系统进行扫描,完成支付。这家专门经营鲜榨果汁自动售卖的维果部落公司的负责人说:“也可以现金支付,但机器只能识别10元面值的钞票。我们正在考虑采用只接受电子支付或通过我们的预付卡支付的机器。”

  报道称,支付手段的革命不仅仅发生在中国的大城市里,相反它正在一点点消除城乡差别。在距离中国的经济之都上海大概300公里的溧阳市,一家小杂货铺的老板说:“以前我这里没有刷卡机,因为我需要买机器,还得连接电话,与银行绑定,所以我只接受现金。但是现在我可以通过支付宝收款,需要的只是我的手机,一点都不麻烦。我也用支付宝给我的供货商付款。”

  小徐使用电子支付也有两个目的。她不仅仅用它进行个人消费,还通过它完成收款。“我在淘宝上经营一家小手工艺品网店,我用支付宝收款。我去进货的时候,一般用微信红包。”虽然这个年轻人也有银行账户,但她承认账户里余额基本是零,因为她把钱都投进了支付宝旗下的理财工具“余额宝”。“这种方式同样十分安全,而且利息远高于银行利息。我每天都会用手机查看赚了多少钱。”小徐说。这并不奇怪,因为很多人都已经把余额宝当成一种大众化的投资基金,即便你只有1毛钱也可以投进去,等着它为你赚利息。

  报道称,虽然很多服务都可以通过电脑来操作,但在微信支付这种金融生态系统中,手机是关键,而不是电脑。微信支付掌握的业务量已经十分惊人。在中国6.5亿网民中,3.04亿人都在使用某一种在线支付方式。预计今年微信支付的交易额将会达到1.32万亿欧元,这还仅相当于支付宝交易额的一半。各种预测指出,2017年使用手机支付的中国人将达到7.45亿人,超过了总人口的一半。

  报道称,手机支付蕴含的机遇显而易见,但商家的野心却不仅限于国内。在银联宣布进军全球市场过去还没有多久的时候,几天前微信支付也宣布进入包括欧盟国家在内的20多个国家。除了欧元,微信支付还将支持美元、澳元、新西兰元、英镑、日元和韩元的在线交易。另一方面,支付宝计划未来5年把海外支持支付宝的线万家。

  报道称,支付宝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方便到海外旅行的中国游客。中国游客已经成为全球海外消费最高人群,2015年中国海外游人数达到了1.3亿人次。